在第13屆亞洲安全峰會上發表的長篇演講中,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反覆強調“新日本人”將繼承“祖輩”“心系亞洲和平與繁榮”之優良傳統,高舉“積極和平主義”新旗幟,為地區共榮保駕護航。
  而顯然,安倍有兩個“祖輩”。一個是日本右翼、日本軍國主義陰魂(包括他的外祖父、甲級戰犯疑犯岸信介);另一個則是他自己的爺爺——反戰的、日本和平主義政治家安倍寬。
  可惜,安倍所認下的“祖輩”無疑是前者。這些人也曾高唱“和平與繁榮”的論調,而安倍的“豪言壯語”不禁令人回想起1941年日本昭和天皇在發動“大東亞戰爭”發佈的宣戰書,其中說:“確保東亞穩定、為世界和平做出貢獻,是偉大的明治天皇以及大正天皇的構想,也是日夜縈繞我心頭之事。”而1941年12月9日發佈的“大日本帝國政府聲明書”開頭部分則說:“確保東亞安定、為世界和平做貢獻是大日本帝國不可動搖的國策。”
  日本的近代史是安倍所說的“心系亞洲和平與繁榮”的歷史嗎?當然不是。
  自明治維新至二戰終結為止的近百年,日本幾乎不間斷地在發動侵略戰爭,1894年甲午戰爭、1904年日俄戰爭、1931年侵華戰爭、1937年全面侵華戰爭以及1941年太平洋戰爭,對外侵略擴張就是日本近代史的主題,日本近代史就是“近代日本的戰爭史”,這樣的歷史結論不但全世界人民知道,而且嚴肅的日本學者、誠實的日本百姓也都知道。
  人們很少註意到,安倍在篡改侵略歷史的同時,也在有意無意地迴避自己的家史。生於政治世家的安倍晉三,竟然很少提及其祖父安倍寬,而日本媒體更不主動報道此事。在安倍高調參拜靖國神社的時候,也從來沒有聽說過他去自己的祖父墳前為繼承安倍寬的和平遺願表過什麼態。這也導致了安倍首相的祖父的反戰生涯鮮為人知。
  2007年,日本前首相三木武夫的夫人三木睦子在“九條會”學習會上致辭,追憶了他們夫婦的老朋友——安倍寬先生。太平洋戰爭期間,安倍寬先生避開日本憲兵隊的檢查、甩掉取締反天皇政府言行的秘密警察的跟蹤,奔走於大街小巷,嚮日本民眾宣傳反戰思想,宣傳惟有走和平之路、永遠放棄戰爭才能救日本。當時他們做的是地下工作和秘密工作,隨時有被捕殺頭的危險,而日夜在外奔走的三木武夫和安倍寬,吃的就是睦子女士親手捏的飯糰——甚至經常是餓著肚子去宣傳、演講。
  在亞洲安全峰會演講的最後部分,安倍再次向與會國鄭重承諾要繼承祖輩之優良傳統。而倘若安倍還心懷日本民眾、心懷日本民族的未來,內心深處還有一些對自己祖父的敬仰與懷念,那麼,他就應該像安倍寬先生那樣,到民眾中去,去聽一聽他們所期盼的日本未來景象,聽一聽他們對於衣食住行的擔憂、對核污染環境的擔憂、對基本人權的擔憂,而不是繼續做新的日本的白日夢。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美國研究所學者)
(編輯:SN067)
創作者介紹

幫傭

sf72sfzx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