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 利
  香港浸會大學近日舉行畢業禮,校長陳新滋因為拒絕為拿著黃色雨傘上臺、聲言要表達“真普選”要求的學生頒發證書,成為了城中熱門人物。有人對陳新滋的行為表示憤慨,但更多是用掌聲支持陳校長。看來,香港社會在一些大是大非問題上還是分得清、看得明的,絕大部分人都不會認同在大學畢業禮上做出此種“自暴其醜”的行為。
  香港是一個多元化社會,崇尚學術自由,學生對政制發展表達不同意見,只要不侵犯到別人,大家都會給予尊重。但身為一個接受過高等教育的畢業生,應該懂得基本的禮貌。如果說14年前部分中文大學畢業生背向禮台,表示不滿校方頒贈博士銜予李光耀,沒有影響到別人的話。發展到今天,部分香港大學生的行為已越來越過份,包括在畢業禮對主禮人豎中指、臺上撐黃傘、臺下叫口號等,超出了尊重他人的基本底線,以致有獲浸大頒授榮譽博士學位的人士早前公開要求校方取消向他頒發榮譽博士學位。香港高等教育界需要對此好好檢視及反省。
  如我們所知,舉辦畢業典禮的主要目的是為所有畢業生與家長。家長們畢生心力培育子女,這場畢業禮是他們一生中的美好回憶。大學畢業禮也成為不少香港家庭團聚的日子,一家老幼總動員出席。少數畢業生在典禮上鬧事,難堪的並非是校方和特區政府,而是學校學生和家長。
  當然,有示威的學生可能會反駁,他們要“當家作主”,有權在自已的“主場”表達政治要求。問題是,為何政治可以凌駕一切?是不是只要高舉“真普選”之名,就可以胡作非為?
  今天如果大學容許學生拿著黃色雨傘上臺表達要求,是否日後也要容許反“占中”的學生上臺。今天容許有關同學掛上黃橫幅,明天是否也要容許反對立場的學生掛上藍橫幅。大學要保持政治中立,但近年多間香港大專院校及大學的畢業禮卻演變成學生示威抗議的舞臺,出現一股類似“文革式”批鬥之風,這實非香港之福。
  值得深思的是,“占中”發生以來,近月各間大學的畢業典禮幾乎都成為了個別學生表演“行為藝術”的舞臺,他們為了表達其所謂政見,不惜在莊嚴的典禮上,在幾百名大學教師、畢業同學及家長面前上演一場又一場的拙劣表演。有大學校長愛惜羽毛,明哲保身,竟然公開贊揚學生表達方式理性及具創意。相比之下,陳新滋拒絕向這些學生頒授,呼籲學生“自重”,表現出了大學校長應該有學界領袖的風骨。陳校長敢於發出公義之聲,捍衛大學尊嚴,保障社會核心價值,說一些學生不中聽的話,理應得到社會的喝彩。▲(作者是香港傳媒工作者)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幫傭

sf72sfzx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